小睡了醒來

漆黑的房間讓人想要大喊

吶喊    一種可以很乾脆的呼叫聲啊

可惜那不行啊     租屋之間的距離阻隔了可以遠播的聲音

怎麼大聲的吶喊都不能很乾脆

總感覺自己的好多想法都變現實很多

考慮多了顧慮多了    生活好像就更單調無味了

讓人懷念的那些年

那些在台灣的求學生活啊    誰會知道當下應該把握歲月

還是被時間的流逝給追上了    

時間   誰逃的過呢

時過境遷的   事過境遷的

播放點電台音樂   緩和著這漆黑房間的寂寞感繼續蔓延吧

好不想移動身體 離開這床~~~~

nicep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